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留痕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日志

 
 

因为真的很好笑啊  

2015-04-29 00:30:44|  分类: 有感而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伟大的时代就得有伟―大的人物出现。有一种谦卑的,默默无闻的英雄,他们既没有拿破仑的英名,也没有他那些丰功伟业。可是把这种人的品德分析一下,连亚历山大大帝也将显得黯然无色。今天走在布拉格的街上,你就会遇到一个人,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在这伟大新时代的历史上有什么重要性。他很谦卑地走着自己的路,谁也不去惊动,同时也没有新闻记者来惊动他,请求会见。如果你请问一下他贵姓大名,他会用朴素而谦卑的声调说:“我是帅克。”

而这一声不吭、毫无架子、穿得很寒伧的人,正是我们所熟知的好兵帅克。当波希米亚王国的公民们还在奥地利统治之下的时候,他们就交口称赞这个骁勇、刚直的人了。今天,虽然我们成立了共和国,他的光辉也不会因而消逝的。

我很喜欢好兵帅克。在叙述他在大战中的奇遇时,我相信读者对这个谦卑的、默默无闻的英雄,一定也会引起共鸣的。他并没像希罗斯特拉特那个傻瓜那样,仅仅为了自己的事迹可以登报或编入教科书,就纵火焚烧依斐苏斯的女神庙傻X代代有,如今特别多

仅仅这一点,就够了。

读过哈谢克的小说《好兵帅克》的读者肯定一眼就能认出开篇这段话,而在读过小说后大概会对它有新的理解――想想如今严肃电视节目中对英雄人物的采访或者周刊杂志上对成功人士的歌颂,真的忍不住要拍案惊呼:尼玛是在一本真经的胡说八道啊!难怪喜剧能够作为和悲剧抗衡的对立面存在至今,因为真的很好笑啊。


帅克是何许人?一言以蔽之,他是个傻子,但实在是傻得太彻底了以至于他成了一个智者。他能和小市民一样弄虚作假倒卖名犬、在被迫征召入伍后也从没停止给长官找麻烦。杜布中尉看帅克不顺眼,一次被他逮到了帅克违禁去帮长官买酒,中尉问他腰里别的是什么,他就回答说是装水的瓶子――其实是白兰地,中尉就说那你给我把他喝了,于是帅克一饮而尽(捡了个大便宜),但酒力发作需要段时间,中尉接着问你这水怎么是黄色的?帅克灵机一动指着马厩旁边的水井说是从那里打来的,中尉你不也口渴吗,来喝点――中尉也是爱面子的人,无奈只得灌了下去。可这是被羊粪浸泡过的脏水(难怪是黄的),吃了个大哑巴亏。事后他不甘心,突然想应该闻闻帅克嘴里的味道,肯定有酒味儿的,没想到帅克却狡辩说刚才的午饭里有甜酒,你不也喝了吗?帅克真是嗜酒如命,后来跟了神甫每次随军征用民房后就把所有的东西卖掉买酒喝。还有一次上司让他帮着照看宠物猫和金丝雀,为了防止猫找金丝雀的麻烦,帅克根据养狗的经验把金丝雀的脑袋拿到猫鼻子前让它闻闻――因为对于狗这时打它一下它就明白不要接近这麻烦物,但猫自然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金丝雀的脑袋咬了下来,oops……当然非常有趣的是在应征入伍前军医鉴定帅克精神是否正常的一段对话:

“镭比铅重吗?”
“我从来没称过,大人,”帅克回答道,脸上甜蜜蜜地笑着。
“你相信世界末日吗?”
“我得先看看世界这个末日再说,”帅克信口回答着。“可是我敢说,它不会明天就来的。”
“你能衡量地球的直径吗?”
“大人,这我可办不到,”帅克回答说。“可是我破个谜,请大人们猜猜。有一所三层楼的房子,每层有八面窗户,屋顶有两座三角墙,两只烟囱,每层楼住了两家房客。那么,诸位,请你们告诉我这所房子的看门的,他奶奶是哪年死的?”
法医们彼此会心地望了望,可是其中一个又发了个问题:
“你知道太平洋顶深的地方有多么深吗?”
“这个,对不起,大人,我可不知道,”他是这么回答的。“不过我可以相当有把握地说,它比布拉格南边那条河要深。”
委员会的主席干巴巴地问了声:“问够了吧?”可是一位委员又问了一句:
“一二八九七乘一三八六三是多少?”
“七百二十九,”帅克连眼睛也没眨一下就回答说。
“我想这很够了,”委员会主席说。“你可以把这个犯人带回原来的地方。”
“大人们,多累了,”帅克毕恭毕敬地说。“我也很够了。”

还记得我第一次看到《好兵帅克》的节选是在初中时订的《中学生阅读》上,说实话不仅没看懂,连好笑都没觉察出来。这不能不让我联想到《笑之大学》里的审查官吏,究竟我们天生就拥有欣赏喜剧的能力后来不知怎么丧失了,或者是这种能力需要后天学习呢?标签化的概括就是大家的笑点不同吧。还记得当时偶尔看见有人评论说:“把这个放在这里就是很好笑啊”――我猜他一定是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希望他能把这种类似童心的欣赏坚持下去,也希望不知怎么遗忘掉的我们能重新拾起来。当看到美好的事物时,在理性的分析(或者赶紧掏出手机拍照)之前,不妨发自内心的喊一声:“啊,好美!”


帅克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或许两者本来就没有区别,因为帅克就是帅克,不可能把他切开来分析,而且分析完发现根本没用。帅克傻到了“捷径的接近了绝对,接近了形而上”,这就是我们从中能看出智慧的原因。反正人的行为都是环境和社会影响的产物,干脆彻底放弃自我随波逐流,至少这样傻的真诚。当帅克听神甫布道时留下了眼泪,神甫惊奇地问:“你真的被我感动了吗(我自己都不信这一套)?”帅克坦然说:“不。只是为了让你好受些。”从此两人成了朋友。一般人总是害怕吃亏、怕别人和社会占了自己的便宜,而帅克从来不怕(或者只是因为傻),但帅克从来没吃过亏、也没挨过揍。都说“傻人有傻福”,傻子大概只是让人觉得无语,但真的对他们恨不起来――因为理智告诉我们和他们计较没用。


其实我们能从很多作品中找到帅克的影子。且不说《二十二条军规》中的尤塞恩和《虎口脱险》中那几个活宝,《堂吉诃德》和《三毛从军记》也能让人读的“笑中带泪”――抛却现实主义因素,真的很好笑。相声大师刘宝瑞的《学徒》中讲自己如何从吝啬的老板手里偷酒和帅克的傻不谋而合;阿凡提智斗巴依老爷靠的也是傻子的大智慧;《甲方乙方》精神病院里的痴人痴语如今看来倒是比正常人认识得更为透彻。甚至连《西游记》里的二师兄都让人觉得憨厚可爱:他有各种欲望,名叫八戒却破八戒,贪吃贪财好色懒惰脑袋也不灵光能力也不行,连形象都是颇具象征性的猪,但为什么我们觉得很亲切?大概是我们能从他身上看到真实的人的影子,带着欲望有血有肉的人。而且他也混的不错嘛,虽然比不上那个一心图功名的大师兄――反正天塌下来有大师兄顶着。二战时有位领袖不近女色、不吸烟不喝酒、唯一的私欲是为了崇高的艺术爱好把可能被战争残害的艺术品收集起来――还不敢放在自己办公室里,那个人就是希特勒;另一位领袖就真实得多,私生活混乱、抽雪茄喝白兰地、小肚鸡肠和自己人都过不去,他就是罗斯福。由此来看历史还真是讽刺,但这不也挺好笑吗?


古希腊时悲剧和喜剧都作为酒神祭祀的节目。人们都认可悲剧的力量,莎士比亚的作品中流传最广的也是四大悲剧,反正人生就是一场悲剧;但喜剧――严肃而不是媚俗的喜剧――恰恰揭示了人生为什么是一场悲剧:因为人的存在没有意义、人活在谎言和偏见之中还以为自己能掌控一切,“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想钱钟书的《围城》到底是一场悲剧还是喜剧或许不重要,《大话西游》最后那句“他好像一条狗”如何解读或许也不重要,但重要的是如果喜剧丧失了讽刺的力量、不再取笑人类的愚蠢和妄自尊大,大概这种喜剧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人是注定要堕落的吗?尼采宣布“上帝已死”、“颓废派”作家号召人要堕落、后现代艺术已经取代了只注重个人表达的现代派、艺术也拱手交出了教育大权……这个社会正在堕落,这是人们对自己、对社会越发清楚认识的结果。没有一个标准的权威解读,中心化和精英必然要被暴民杀死;重复和停滞取代了变化和动态;社会和个人在分崩离析和碎片化,固有的结构在丧失,但随之而来灵活性却在增加。


在后现代的今天,傻子为王!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