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留痕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日志

 
 

拒绝做文盲  

2015-05-11 12:26:31|  分类: 有感而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欲壑难平,这大概是在这个消费社会人们不快乐的真正原因。人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以至于自己餐桌前的菜的味道要参考别人的意见、享受程度也取决于别人盘子里放了什么;但人们又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以至于如果苹果公司每年不能按时发布新产品、自己不能提前好多天排队等着买到刚出炉的最新科技,自己的生活就不再完整。说实话,整个社会的科技进步靠的不是实验室里的科学家,也不是站在台前的史蒂夫乔布斯,而是台下黑压压的消费者们;要是哪天他们突然对苹果失去了兴趣,恐怕惊呼“上帝死了”的人不止蒂姆库克。


但我们不能总这样,事实上我们也不可能总这样。人总系需要新的刺激,即使没有刺激人们会也去主动创造(比如在极其孤独的环境下电自己一下)……帕斯卡说“人的邪恶来源于:人不能久坐不动”,所以罗马有了斗兽场、周幽王有了“烽火戏诸侯”。好在我们有文化,它能够在暴力和辛苦劳作之外创造令人刺激的活动、能够发展出进行并享受这些活动所需要的技能、也能够提供学习必要的技能和纪律的教育。在各种技术傻瓜化的拍照摄像和高保真的音乐播放设备使得绘画和音乐演奏无比尴尬的今天,有时候“野蛮”地反抗一下由此而来的无聊还是颇有必要的。


为什么我们会感到舒适和快乐?心理学早就发现了外界刺激对于人和人产生的结果大有不同,中间必须经过一个个人机制――唤起。如同永远在待机的服务器,人的机体并不是仅仅在感受到外部刺激时才被激活,而是总保持在运行状态,只是唤起水平不同――自然睡眠时非常低。这种唤起水平表现在脑电波的频率上,也通过交感神经表现在人的心率、血压和瞳孔直径。因此外界刺激对个人产生的效果是刺激本身和唤起水平的总和。研究发现,内向的人唤起水平较高,而且一天中达到峰值较早(所以在上午工作效率高);内向者喜欢镇静剂(如酒精),而外向者喜欢兴奋剂(如咖啡)。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虽然人们的实际唤起水平在变化,但都有一个最佳唤起水平――处于该水平时人们会感到舒适。当实际唤起水平升高向最佳水平靠近时,人们会感到快乐(越接近越快乐);反而当实际唤起水平过高时人们会感到紧张。因此不舒适的状态其实是好事,因为它预示了快乐的征兆。一般的生理需求(比如饥饿)造成的唤起水品低下可以通过进食来满足,这时实际唤起水平会自然向最佳水平靠近;如果是复杂的刺激(比如看一部好的悬疑小说),它对实际唤起水平的影响往往难以控制,很容易超过最佳水平造成紧张,随着接近尾声悬念的解开,唤起水平下降到最佳值,同时紧张得以缓解,人们会获得双重快乐,自然比需求的满足带来的快乐更为持久。


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现代人喜欢“找刺激”。社会生产率的提高满足了人们的基本需求,因此人们常常处于舒适的状态;但问题是没有了唤起水平的变化就缺少快乐,就会感到无聊。因此通过外界的刺激打破舒适的状态,人们可以从中获得快乐。自然这种行为和人的性格和年龄有关:对于喜欢稳定的人和老年人,他们容易满足于舒适的状态;而喜欢冒险的人(尤其是唤起水平低的外向者)渴望通过通过外界提高唤起水平(比如创业)。


然而消费社会除了满足了人的基本需求外,更重要的影响是对于文化的破坏。人们为了学习新事物,往往需要和自己已有的经验进行类比帮助理解,也就是说新事物必须要有一些冗余信息(已知信息)才能被很好的认知。人与人互相理解靠的就是这种共同的冗余信息。而这种冗余信息就叫文化。为了了解消费社会是如何从观念上破坏文化,必须明白我们是如何来到现代社会的。曾经的文化活动是贵族的专利,他们接受的教育包括绘画、音乐、外语、宗教和文学(甚至包括科学),相当全面;因为他们并不需要以此为生(甚至不需要劳动),所以只是为了提高个人修养。在他们欣赏他人作品的过程中,因为有大量的休闲时间,所以他们也会创作文艺作品。但是当工业革命轰轰烈烈开始后,教育开始普及到平民――因为资本家们发现这样可以提高工人的生产率。自然这种教育不再是为了提高个人修养,而是为了提高生产技术水平或者说是谋生能力(一技之长)。因此曾经以消费技能为中心的教育变成了以生产技能为中心,特别是在专业化的今天,这种生产技能还是片面的。这样造成的结果是大部分人(即使受过高等教育)仍缺乏消费复杂产品的知识,事实上即使是注意到这点开始开设通识教育的大学也不能根本扭转这个趋势,因为整个社会都需要专业化的生产者、而且竞争激烈,任何懂得投入-产出分析的人都会出于利益最大化选择生产技能。简而言之,受过教育的人可以很好地谋生,却不懂得如何更好地生活。因为恰恰是复杂产品(比如严肃艺术)才能提供最大的唤起和最大的快乐。当和别人谈话发现只有专业性的工作可聊时,可能就是由于不懂生活的尴尬所致。


消费社会的另一个福音或破坏是规模化生产。由于冗余信息的存在,甚至有人主张应该用计算机进行艺术“创作”。不可否认正是批量化生产使得我们能够以较低的价格享受艺术作品的刺激,必须认识到有这种需求的消费者远远多于艺术创作者,因此创作者只能分散有限的想象力(还不考虑科学技术领域对于优秀头脑的分流)。取而代之,多数刺激变的浅薄、“简单粗暴”和重复――对他们的消费反而导致无聊。但目前的希望在于,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一般人也在向传统的贵族生活靠拢――开始有意识学习消费技能并注重生活质量的提高,这样就能读懂深刻的作品,获得更高级的快乐。另外因为创作也可以提高唤起,而且不同于生活必需品,艺术品带来的刺激是可以被分享的,因此众多业余艺术家的出现可以被视为是对专业化分工和规模化生产的一种反抗。


这种自给自足或者相互满足的过程完全不必通过市场,因此是非经济性满足,自然也不记入GDP;如此说来可能发达国家GDP低于发展中国家正是反映了这种趋势。未来GDP衡量生产的有效性甚至消费社会的理念被生产者/消费者合一的趋势所瓦解都值得考虑。如今不能不抱怨经济在整个社会和生活中被赋予了过于显赫的地位,似乎所有事物的价值都只能以价格来衡量;但相信人们对于高水平的刺激和快乐的追求,经济必将回复到合理的位置,我们也可以获得一个人更加全面发展、消除“文盲”的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