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留痕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日志

 
 

一个逗比的自白  

2015-07-13 12:12:56|  分类: 碎碎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在写博客初期就看到了大神级博主刘未鹏对于后辈的谆谆教导“不要写碎碎念”,要写价值博客;但我至今不觉得自己写的东西对任何人有实际的价值,所以索性自暴自弃开始写碎碎念了……啊,堕落了!啊,绝望了!但对比那些价值博客在出书后停更,还是这样随性而为更容易坚持下去吧。人总有表达的欲望嘛。有人说到后来写博客只是将近况分享给亲人朋友,所以我存活确认!至少最近在404页面还不会出现自己的信息……


自己终究是个逗比……还是有点逗比的职业素养,好好吐槽吧。


我为什么写博客呢?就像我在上篇文章暗示的,只是想做点什么吧。半年前开始写,其实一年半之前就开始准备了――虽然后来发现学到的什么“技法”也没用。途中也看了不少别人的博客(价值博客),学到了很多学习/思维方法――只是感觉上是这样(很微妙的感觉)。不知为何对于关于社会学的“万有引力之虫”更感兴趣,或许自己入错了行,该去学文的……至少作为兴趣保留下来吧(又或许感兴趣的只是那种反抗的精神,自己还是中二未过啊)。但最感兴趣的还是二次元、小说和仙剑,毕竟这些是自己在孤单寂寞或者痛苦无助时陪伴在身边的“好友”。


人做事很多情况都是在弥补过去犯过的错误,或者为今后的回忆埋下伏笔。前几天在学校广播中听到大二时喜欢的《You had a bad day》,仿佛一下回到了六年前――反正一直在实验室受着同样的煎熬。最近仙剑6刚发售已经有热心的玩家把过场动画剪辑放到了网上,让我像仙4和仙5前传一样可以无需自己练级就能了解剧情,再也不用像当年仙1时准备好电脑和游戏等着好友操作、自己只在一旁看故事;虽然褒贬不一,但能坚持到现在的玩家都曾经被仙剑系列感动过吧,如今只是为了给过去的自己一个交代。究竟自己喜欢的是仙剑还是过去的自己呢?


或许几年过后再看自己现在写的幼稚的东西,也会有这种作用吧。这种自我感动实在是太矫情了……


“存在即是被感知”,这是我的信条。如果能被更多的朋友看到自己写的东西就好了(虽然水平有限,不过最近也得到了官方的认可:即使自我约束如我,有些文章还是能被“特殊关注”,看不到的大家就假设写的很精彩吧――这可不是作弊哦)。都说看不清楚自己能力的人是危险的,当我看别人的文章时总觉得没什么自信――一贯如此,所以我很安全。有人在被问到“为什么要做XX时”能回答:“是直觉”;有人说:“总有一天,我的光芒会刺痛所有人的双眼。”我做不到这些,大概自己适应教育制度太好反而所有的想象力和原创性都被磨平了,所以只能每天戴着一副现实主义苦大仇深的表情穿梭于实验室和办公室。但正因为缺乏才会向往,从现代主义到后现代、从文学到艺术,哪怕自己不能创作出多好的作品,总要试着让自己去理解吧。


对我来说博客就是一个客厅吧,朋友没事的时候可以来聊聊。信息时代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虽然好建立,却也很脆弱:随便换个网名或者不小心账号遗失可能就中断了。一年前当我真正开始接触SNS(豆瓣小组)时发现了笔友小组,还很惊异这个匆忙的时代居然还有笔友的存在、甚至有保持十年的;但毕竟是极少数,大多没几个月就断了吧。我在上学的时候、当班级这个词还有意义的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去结交朋友――像我这种笨拙地只会单线程处理问题的人是想不到除了学习校园生活还可以是多方面的。我并没有主动为和自己那为数不多的好友们建立友谊花多少功夫,也算是“来者不拒”吧;但终于也会感觉到兴趣不同带来的差异,毕竟是活在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差异啊(反正他们也不会看的)。


好在有各种论坛和贴吧,常能不经意间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能从中受益良多。自己的生活阅历终究浅薄,有时候读小说还要参考别人的分析才能更好地理解书中人物的感情和动机――顺便更加了解自己。当《春物》第二季播映时,从大神“jaybill1”的评论中领会到了不必恐惧依赖,只要自己强大到能让别人也依赖自己就好了(其实是很简单的道理,自己为什么想不出来呢)。最近看了《恶之华》,在贴吧里从“巴巴拉的女儿”的分析中学到了不少,尤其是评论《人间失格》的叶藏:“无赖说的话只能信一半嘛”,让我对于我的自我评价有了更好的认识。在不同的贴吧也能从和“水晶花雨露”的交谈中获益。在重温《欢迎加入NHK》时在豆瓣评论上看到“苏凌然”说“就像在看EVA的时候,并不会简单地把EVA当成兵器看待”一下被吸引、然后在几乎所有关于这部作品的豆瓣页面上都发现了其足迹后,不禁感叹:“真是执着的人啊。”虽然“阿凌的博客”已经三年前停止更新了,但能从05年坚持七年已经很不容易了,相信博主已经不需要这种表达方式、进入人生的新阶段了吧。但曾经留下的文章已经足够给我这种新手以信心了:任何东西,只要写出来,能够产生的效果已经不是原作者所能控制的了,毕竟开始博主还写“应该不会有人看吧”――至少我看到了。


所以我才会不遗余力地“撺掇”别人写博客吧,只是希望能和偶然间遇到的朋友们保持联系。自己迟钝地很晚才意识到写博客的好处,但也知道因人而异不可强求。可毕竟还是要试一试的。如果别人也能享受其中的乐趣,我也会很高兴吧――我不也是个执着的人吗?即使不行也可以常常碰到吧,反正类似的人喜好也大同小异,尤其是在人迹罕至的地方。


在这个专业化的时代,人是不是变得越来越不相干了呢?真正关于自己工作的知识大概全世界也就那么几个人在做吧(连最亲近的父母都不懂),有时候看到更新还是挺高兴的――至少除了自己还有人在关注这个领域。除此之外呢?那些启蒙、前沿、新闻,到底和自己有多少关系呢?我不否认人们在事后总会合理化把各种不相干的因素编成一个让人(至少是自己)信服的故事,但我还是不能对这些信息感兴趣――真的是很不爱学习啊。反之,那些能从文字中看到作者的内心、能感受到各种感情的文字对我更有吸引力。究竟应该理性还是感性呢?我想如果工作要求不得不理性,至少生活(如果有的话)还是感性为好。有时候任性反而是自我意志的体现,“不合常理”反而更吸引人。


我写的东西大概是教育不了别人,只能教育我自己,算是自己的决心之类的存在吧。虽然自己真正开始读书晚,但似乎“三十而立”的目标已经提前完成了(似乎把话说满了,毕竟现在还是读一本书爱一本书的境界),相信“四十不惑”也能早日实现――现在还只能说些大道理,难以彻底贯彻到行动上。如果若干年后自己的文章能引起别人像“阿凌的博客”对我产生的影响的话,也算是额外收获了。


我总感觉文字相比直观的音频和视频有种独特的力量,那就是思考。小说的魅力也在于此,任何场景都要通过文字在自己脑中构建,就像我喜欢听那些听不懂歌词的音乐一样,有相当大的灵活性。我一直在为写小说做理论上的准备,这算是逃避吧――想要“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完美主义,其实需要的是不停的练习。好在最近在文学少女吧遇到了“害怕女神的眼神”,知道原来真的有三题作文的存在,自己也逐渐开始尝试吧。不过似乎就连成名的作家每人只有一个故事原型――自己的经历,加上自己原创性的缺乏,我大概只能磨练技巧了。


和《喜剧之王》中身为群众演员的尹天仇始终以“我是一个演员”要求自己不同,我还是放低身段的好,毕竟“期望越低越不容易失望”,或者只是低势能状态最稳定?身为一个逗比,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