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留痕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日志

 
 

浮生之饭后  

2015-09-06 01:45:05|  分类: 练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看了别看了!来,我们猜拳决定谁洗碗!”

“诶,又要这样啊……”K极不情愿地放下举在面前用来逃避现实的杂志,小声嘟囔着,又生怕被眼前这位“无端生事者”M听了去。


又是一个极为平常的夜晚。下班回到家,如同打仗般冲进厨房,在饥肠辘辘的状态下准备好晚饭――都说“慢工出细活”,一个填得满满的胃对于一个厨师的重要性大概不亚于一门好的手艺。好在熟能生巧,一般的家常菜倒也花费不了多长时间。如同任何非专业不得不忙碌于厨房的工作人员,K常常抱怨做饭的效率低下,辛辛苦苦做好的饭菜,不一会儿就被餐桌上的众人风卷残云消灭殆尽。姑且不说是否对“舍生取义”为了人们的口舌之快奉献了生命的动物乃至植物心存感激,恐怕对于在幕前(不然为什么厨房和客厅之间即使不打通也会有扇很大的窗子)忙碌了半晌准备这些事物的魔术师们也没有多少敬意。不过习惯成自然,再惊艳的魔术看了几千几万次也会腻味吧。


然而在家做饭似乎越来越跟不上时代发展的节奏了。君不见就连在外就餐、免去在厨房的奋战之苦,食客们也忍受不了片刻的等待,所以快餐才会大行其道;微波食品的流行也是同样的道理。即便如此,当色香味俱全或者俱不全的饭菜摆在眼前时,人们不得不面对另一个不可更改的现实:除了凉菜,被烧烤煎炸折磨一通的食材总要凉下来才能享用。每当这时K就不得不忍住想要用循环水加速冷却的冲动,但风冷是少不了的。“外国人喜欢吃拌了奶油的生菜,充分反映了他们对于效率的重视――以及生活质量的低下。”K满足于自己在中外两种文化冲击下保持着微妙的中庸。


当然这都是那些“不堪回首”的单身的日子。K无数次憧憬过未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万恶的资本主义式的生活,甚至为了这些舒适放弃自由成为不管《1984》或者《美丽新世界》或者《动物庄园》里的龙套也在所不辞。时光流转,新的一幕倏然掀开,K已经永远失去了独自思考的清净――他和M住到了一起,过上了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但神仙能靠天地之气生存,活人还是要吃饭的。曾经K像电视中任何反派人物一样,边露出龌龊的笑容边在心里来回拨打着如何在婚后上演一出《驯悍记》的小算盘,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K没把M变成斯金纳的鸽子,自己反倒沦为巴普洛夫的狗了,甚至有时还对自己“中国好男人”的代言有些得意――从某种程度上说,他早年的憧憬确实有一半实现了。


这晚饭后,K照例捞起一本杂志开始神游太虚幻境。这么些年饱暖思淫欲一直没变,好在已经没了当年总要事先喊一声类似“burst link”之类的口令的怪癖――毕竟不是一个人住了。然而这种行为在M眼中大概和消极怠工无二。大概是一直信奉“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M从没对K的思想道德教育表现出哪怕分毫的松懈。当然,作为现代受过高等教育的职业女性的典型代表,M充分展示了对于民主政治的尊重和对于概率论的深入理解,因此她才会建设性地“提议”用猜拳这种饱含了古老智慧的方式决定饭后由谁负责清理战场。在这方面K显然要甘拜下风,他可是纯粹的行动派,要么雷厉风行甚至给人莽夫之感,要么消极怠工如同树濑或考拉。这注定了K是一个很好的执行者,但在决策过程中免不了吃亏:因为往往在冗长的议论尚未进行一半,他已经不耐烦地认输开始工作了――我敢肯定M是认准了K这点脾性才常常故意把民主议事进程的战线不断拉长,虽然她总说程序和内容同样重要。


“哈哈,你又输了,洗碗去!”M得理不饶人,她觉得已经可以心满意足理直气壮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去接受大众传媒的精神洗礼了。

“等等,不是说三局两胜吗?怎么只有这次是一局定输赢啊?”

“今天累了,没心情。”

“诶,我不想总是霸占着厨房、剥夺你的劳动权啊。”K尽量表现出为对方着想的含情脉脉,那满满的深情都快从一双小眼睛中溢出来了。

无奈M对此视而不见无动于衷,眼看要把从餐桌起身这一历史性的动作进行到底了。

“这和我最开始的设想不一样啊……”K幽幽地说,让人不由得联想到深宫怨妇,或者童话中被小孩子戏耍的糖果屋的老巫婆。

这句话显然引起了M的警惕。怀旧是大敌,一般只有对现实不满的人才会去怀旧,然后呢,要么着手改变现状,要么畅想不一样的未来――这两种选择对于M这种满足于眼下的既得利益者都不是什么好兆头。M重新回到了饭桌,俨然把这当成了一场新的战斗,完全不顾酒足饭饱冒着血液倒流的危险开动起脑筋,开始策划起如何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诱敌深入然后瓮中捉鳖。

“哦,那你说说你的设想是怎样的?”

“想当初……”

“别唱啊,你以为你是程蝶衣啊?”

“小女子不才,这厢有礼了……”K边模仿女腔边顺势翘了个兰花指。

“小样,别废话!”

见M有点柳眉倒竖,K不得不正颜,悻悻地说:“你看,我预想的是对方即使不说‘好恶心’也会哈哈大笑吧。”

“我确实感到胃在不规则蠕动,不过还挺得住。你接着说。”

“其实我也只是不甘心沦为平庸罢了。记得不知从哪里看过当曾经爱过的两人时隔多年再见,相顾无言也好、继续相爱相恨也好,最害怕的就是平庸。爱情如此,生活未必不是这样。真害怕自己宝贵的生命就在这样的日常中像日历一样一天天消亡……”

M打了个哈欠,然后礼节性地表示点不好意思说:“你接着说,我听着呢。”

“我也知道生命就是用来浪费的,或者说挥霍。不是贬义,反而没有挥霍过才觉得人生不完整吧。事情做过后再去后悔,总比后悔没做过要强,至少我这么觉得……”

M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论据,赶忙说:“所以你应该一以贯之地洗碗,这样将来你才不会后悔没有生活体验啊。看我为了你做出多大的牺牲啊。”

“可我不想让心中那如泉的旋律和如河的荡漾化作水龙头里的水流全从下水道流走啊。”K继续苦大仇深。

“你小说读多了吧。要我用‘排山倒海’把你带回现实来吗?”

“别,别……”K看着M将要摆好的架势连连求饶,“您这后现代风格啥时候能改改啊?”

“你才后现代呢……得亏遇到我,别人摊上你这种不被你贫死也要被你欺负得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精神失常。”

“是,您简单粗暴,能化一切于无形……”K故意拖着长音说。

“你总说怕冷场,却不知道不懂规则比沉默无言更尴尬,”M辩解说,“你知道乾隆他老人家的三字真言‘煞风景’吗?我比你知书达理多了。”

“你知道吗,我一直很佩服你那勇往直前的自信,佩服死我了!我猜总有一天我会对你说:‘我爱你那饱经沧桑的脸,我爱你那饱受磨难的手,但我最爱你那一如既往的呛白。’”

“换别人我还懒得理他们呢,呛白你那是你的荣幸。”M语气中充满了不屑,一脸天下唯我独尊的神气。

但即使是一刹那,K还是从M那戏谑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点温柔,藏在那点温柔背后的M的内心一定在诉说着她曾经有过并将一直持续下去的对K的温情。K一直为自己的洞察力自鸣得意,凭借这点他能够发掘出M心中最宝贵的东西,即使那种东西表露很少、就连自己也难得一遇,但它总是存在于那里,在默默守护着两人,构成了这个小小的家和散布在这种日常贫嘴笑骂中的温馨。我可不会说也有可能这种洞察力只是K的自以为是、对现在的珍惜只是不想再被过去的寂寞所包围而已,因为那样就真的煞风景了。

“再不洗可就难洗了,你自己决定。”M善意地提醒道。

K终于认清了现实,毅然再次走进厨房――嘴角漾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