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留痕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日志

 
 

橱窗  

2016-05-08 05:06:21|  分类: 练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洛笛又一次站在那家服饰店的玻璃橱窗前,凝视着里面一双漂亮的女式长筒靴。

刚刚早上八点半,她比和律师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是不是本能地想留给自己充足的时间,在这个橱窗前驻足呢?

毕竟,她居然从没留意到这个经常逗留的服饰店旁边,居然是本城唯一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所在,不能不让人感到讽刺。洛笛暗自摇了摇头,嘴角挤出一丝微笑。

洛笛是在这块橱窗前第一次遇到丈夫天磊的。那时洛笛刚进入现在就职的咨询公司,每天早上宁可早点出门也要照例在这块橱窗前停留五到十分钟,呆呆地看着橱窗里摆放的店家引以为豪的特色女靴。有时同一双靴子能被展示很久,有时没几天就会有新款取代旧款。但这丝毫不会影响洛笛的习惯。她很喜欢透过橱窗观看各种靴子的感觉。她常不由自主地伸出一只手,五指张开,贴在玻璃上。她脸上没有笑容,用木然形容更为贴切。若是他人看到,可能会以为她在想什么事情,而不像是在看橱窗内的展品。偶尔有好奇的路人会放慢脚步,探头看看有什么新奇的商品可以如此引人入胜,但往往不明所以、看不出究竟,然后觉得无趣就走开了。

洛笛后来才明白,大概吸引自己的并不是其中的靴子。比如当橱窗外的光线强时,橱窗玻璃俨然成了一面镜子。她总能看到上面自己的影像。影像和自己穿着同样的服饰,而贴在玻璃上的手指仿佛在与自己的影像触碰;有时在光线的神奇作用下,只能看到色彩亮丽的衣服的轮廓,而她的面庞却像消失在了镜中世界――这时她的表情会在一瞬间略显迷惑,但更多的是仿佛期待已久般的心满意足。其实如果仔细观察她的视线,就不难觉察她是在平视,而非俯视橱窗内的展品。可惜大多数步履匆匆的行人只是把她当做了时尚的又一个牺牲品――除了天磊。

不过这种评价也有失公允,因为最开始这种习惯确实源于对橱窗里展品的渴求。当洛笛还是个小女孩时,免不了要受爱美和虚荣天性的诱惑。她曾想要各种各样的洋娃娃和玩具钢琴,而这些东西常以生日或节日礼物的形式到了她手中,但她总是不到三两天就失去了兴趣,再也不去理会。直到她看到了当时这个橱窗中摆着一双女士长靴,浅棕色的麂皮在灯下散射着光芒,精致的鞋面上点缀着一只深色的蝴蝶结,略微凸出的后跟上方是高耸的靴腰――恐怕能将她的整条腿都能包裹进去。小洛迪的灵魂顿时被这双靴子完全吸引过去,只是这次再三恳求她的妈妈,得到的答复都是坚决的否定。这种持久的争执终于被爸爸耳闻:“你就答应她好了,又不是什么离谱的东西。”“那双靴子买来我穿还差不多。这样早晚会把她宠坏的。”“你怎么总是这么固执呢?”“你说‘总是’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抠字眼儿?和你讲话真累!”“好啊,以前夸我心思细腻,现在倒觉得累了!”眼看局面又快失控,爸爸忙打发走在旁边发呆的小洛笛:“爸爸妈妈再商量商量,晚一点儿一定给你买。”而晚上当小洛笛假装睡着后,隔着门缝,她又听到了爸爸妈妈的争吵声。她并不感到内疚,因为她知道即使没有自己的“无理取闹”,他们两人也不会停止整日发泄对对方的不满。

事情很快被大人们淡忘了,可洛笛越发想拥有橱窗里的那双靴子。她决定要靠自己。洛笛试着积攒零用钱,可当她终于有了足够的钱后,却发现原来那双靴子已经从橱窗里消失了。客观地说,新款靴子即使不比原来的好,至少也难分上下,可洛笛却认准了原来那双。更糟的是在那不久她就养成了习惯,每天早晨上学路过那个橱窗时,她总会停下来看看,期望着还可以看到原来那双靴子,期待着时间可以倒流,即使理智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幻想。

但第一次在这橱窗前遇到天磊时,她凭直觉相信他能理解这种痴心妄想。

她还记得那天早晨走向熟悉的橱窗时,意外发现以往专属于自己的位置已被一个年龄相仿、身材颀长的男人捷足先登。洛笛本能的感到厌恶――倒不是这个人本身或这个人侵犯自己的领地这件事让她反感,她只是第一次以旁观者的角度审视了自己多年来执着做的事,然后就突然觉得很怪异,进而感到十分恶心。

她没有停下脚步,但短暂的目光停留已足以引起那个人的注意。那个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像想挪动脚步,侧过身用一声早安化解尴尬。但他刚迈出半步就打消了念头,毅然低下头向相反方向走去――那正是洛笛要去的地方。

洛笛有意和他错开,于是来到他刚站立的位置,像他那样痴痴地望向橱窗里面。他究竟在看什么呢?洛笛很好奇,但她更好奇为何自己之前从来未想过这个问题:“我究竟在看什么呢?”

此时橱窗里空无一物。大概这样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里的商家好像换过好几批,到底是不景气。会不会某天这块橱窗突然消失掉呢?那时自己该如何处置曾经在这里流连的时光呢?

一束刺眼的白光使她不由得抬手遮住了眼睛,同时把她从遐想拽回到了现实。她突然发现,在清晨的阳光下橱窗像一面镜子,而她贴在橱窗上的手就像刚才那个男人的手一样,正和镜中的倒影重合在一起。

后来她常在上下楼梯时碰到那个男人。听说刚搬来了一家投资公司,他大概就是其中一员吧。她甚至知道了他叫天磊,但也仅此而已。他好像很谨慎,从不谈自己的过去,和周围的同事也都是浅尝辄止的交情――考虑到他们俩婚后一年多来一直相敬如宾的关系,这一点也不奇怪。

洛笛在工作中的处境和天磊有诸多类似,但原因却截然相反。她一向是直脾气,不善于掩饰自己的想法,难免得罪同事,尤其是做领导后常对部下的无能和不负责严加批评,加上自己能力出众,渐渐在工作中成了孤家寡人,成了别人避之不及的存在。即使她很想接近别人,又有谁敢冒这个风险呢?毕竟她的苛刻在整栋楼的几家公司都广为人知。

洛笛有时回想起初遇的那一瞥,总会觉得仿佛看到了天磊的内心。难道一年多的婚姻生活建立起的了解还不如作为陌生人偶然相遇的一刹那吗?

此刻站在这块橱窗前,同样是一手贴在玻璃上――倒不如说像是在扪心自问。洛笛开始相信这一点,即使它很荒唐,又很可悲。

事实上是那次偶遇后,洛笛再也没看过天磊在橱窗前凝视。或许他被人撞破不再好意思继续,或许他因为晨报而来得更早,或许那次只是他初到陌生的城市看到熟悉的东西而产生的感叹。过了一段时间,洛笛不得不承认自己希望再次看到橱窗前的天磊。

大概这解释了为何之后的事情进展得顺风顺水。在联谊上的正式相识,双方颇为积极的约会,彼此有了对方公寓的备份钥匙,求婚、订婚、结婚、搬家……她已记不清有没有为了门口的鞋架应该是棕色还是灰色争吵,也记不得多少次纠正过对方要把牙刷头朝上还是朝下放在杯子里。恰恰相反,她清楚记得天磊第一次到自己的单身公寓时感叹:“你有好多双靴子啊。”确实,洛笛每次领到奖金就会去买双靴子,自己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也往往是靴子,心情好了会去买靴子,心情不好更要去买靴子,款式各异,却始终没有了小时候想要的那双――毕竟好多年过去了。但她对那双靴子的渴望有增无减。工作时间不长,她积累的数量已经超过了正常的范围吧。只是她对被靴子环绕早已习以为常,若不是天磊道破根本觉察不到。

相比之下,天磊的公寓就正常很多,而且收拾得十分整齐。一方面要归功于公寓内简单的布置,仿佛是想要向初来乍到的洛笛宣告:“这就是我的一切”――却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怀疑。但或许正因如此,当两人住到一起后,天磊才能慷慨的接受洛笛的靴子大军入住,就像天磊接受了洛笛一样。

然而两人心照不宣地达成一致,书房――至少是写字台的抽屉――是天磊的自留地。天磊有时会在书房工作到很晚,不全是为了工作。他常会带回一些不同领域的书,洛笛偶尔睡前也会在床头翻着看几眼,但大多数兴趣缺缺。而天磊从不在床头看书。洛笛忍不住好奇,他在书房自己看的那些究竟是什么书呢?但她从没有公开问过他,就像她从没问过最初那次他究竟在橱窗里看到了什么一样,大概即使问他也不会说得很清楚吧。另一方面则是愧疚使然:洛笛深知自己的脾气,有时会让天磊下不了台,但天磊都默默承受了下来,包括她自己都觉得过分的苛刻。

洛笛早就觉察到这种处境的扭曲和不稳定。终于,一切都随着她闯入天磊的自留地急转直下。一天下午,洛笛又一次厉声指责部下关于细节的疏忽,不料部下终于没忍住长期压抑的不满,公然顶撞了她,而且还是在她上司的面前。她心情坏到了极点,于是等上司离开就提前回到家,家里那些平时被视为珍宝的靴子也被她踢得七零八落。此时的她尤其像一只插满刺的气球,即使不和别人接触,自己也会成为自己的攻击对象。终于她把视线移到了书房的写字台上,冲动下她毅然打开了抽屉,完全无视可能的后果。抽屉里只有几本书,夹着书签和笔记,为首的却是《第二性》《女宦官》之类关于女权的书,她不知为何愣住了,仿佛突然不认识封面上斗大的汉字,觉得周围的温度骤降。几秒后,她的脸变得通红,好像内心完全暴露在外,像切开的苹果那样迅速变质;又好像骨鲠在喉,想要竭力否定眼前所见向自己传达的信息。她一点儿都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但她的行为却近乎本能。她抓起最上面的一本书,用尽全力向雪白的墙上摔去。书应声落地,墙上落下了带有棕色痕迹的一块凹陷,如同愈合一半的伤疤被重新撕开般丑陋。

洛笛从未如此不自信和自我怀疑。她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想要什么。她是别人眼中那个不近人情的女强人吗,还是一直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小女孩?这些年她想要的是曾经的那双靴子吗,还是映照在橱窗玻璃上的自己――一个能按自己的意志被理解的他人眼中的自己?

天磊对自己来说只是面镜子吗?那就太对不起一直被“利用”的天磊了,更何况这面镜子也没有反映出自己认定的真实。

是失望、自责、悲伤、还是释怀?洛笛蹲在书房的一角无声流泪。她曾以为从爸爸离开妈妈时,那个小女孩已经不相信眼泪的力量,不再对外界抱有期待了。但现在她却记起,其实那时的小女孩在晚上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缩成一团,静静哭泣过不知多少次。那时的她希望不管是谁都好,能在自己身边抱着自己,然而周围漆黑一片,连自己的影子都看不到。现在的她同样希望有这样一个人,但她却想把这个人推开。

即使是一样的倒影,终究还是隔着一层玻璃吧,洛笛看着放在橱窗上的自己的手。她又看到了另一只的大手,以同样的姿势贴在了橱窗上。它本可以直接放在洛笛的手背上的,但它的主人却没有这么做。洛笛知道天磊来了,两个人终于又回到了初始的原点。

“好漂亮啊,橱窗里的那双靴子……”天磊打破了沉默。

洛笛没作声。

“你知道我送过你很多东西,唯独没送过你靴子。”天磊看着玻璃中映射出的自己说,“我想,有些事情终究是要自己做的。”

“我第一次在这里看到你时,就觉得好熟悉。你当时完全沉浸其中,根本没发现我。看过了几次后,那天早晨我也想试试,哪知道立马被你发现了。”

洛笛把脸转向天磊。

“你的那些靴子是你的财富,还是收好吧。这块橱窗也是,希望能保留下来……将来自己保重。”天磊朝洛笛淡淡一笑。

“……那你的呢?都成了你脑中的回忆了吗?”洛笛和天磊的视线终于又交织在了一起,只是没有了初识时的躲闪,却多了几分从容。

“不。”天磊将手从橱窗上移到了自己的左胸前,“它们在这里。”

此时坡道上传来一阵响亮的声音:“我来晚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