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留痕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日志

 
 

理性  

2017-01-06 22:5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自诩是个理性主义至上的人,不相信灵魂幽灵之类的超自然事物。可是当花冈靖子戴着手铐被警务人员陪同着,出现在即将步上刑场又被拉回来的石神面前的那一刻,我不得不说,石神发出的呐喊,就像是呕出了他的灵魂。

犯罪经过一旦被解开,从前往后看,就显得异常简单和直截了当。如同证明数学假说一样。曾在高级酒店做过陪酒小姐的花冈靖子为了摆脱过去的自己而金盆洗手,和唯一的女儿搬到了石神租住的便宜公寓隔壁,自己则在附近一家不起眼的便当店找了一份临时工作。前夫富坚好赌酗酒,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两人的新住址,依旧纠缠着母女两人。案件发生在那天夜晚,富坚骗开门后,强行闯进了母女两人的公寓,很可能说出了威胁到还在上中学的女儿之类的话,终于致使花冈靖子走上绝路,冲动下用重物从背后击打富坚的头部使其跌倒。从后来的审讯记录看,花冈靖子竭力供认是自己用暖炉的电线勒死了富坚,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有理由怀疑,真正致使富坚死亡的凶手,很可能是她的女儿,因为需要两个人合力才能完成。住在隔壁的石神被其间发出的响声惊动,加上他长期“关注”母女两人的生活、多少对于富坚的存在有所了解,很快猜出了事件的经过。之后就如大家所知,石神主动成了花冈靖子的代理人,将尸体弃置于野外,企图为花冈靖子摆脱罪名。但比我还要相信理性主义的石神,自然不会简单地依靠运气、等待警方逐渐对无头案件丧失兴趣。他更加积极。石神计划缜密地杀害了即使消失也没人注意的流浪汉,然后销毁受害者的面部和指纹,还故意把尸体放置在比较容易被发现的棒球场边,这样就可以让警方得出滞后的犯罪时间,以便指示花冈靖子准备完美无缺的不在场证明。让人震惊的是,石神一开始就做好了“献身”的准备,长期全勤的他故意在那天请假,杀害富坚的凶器――那根电炉线――也被转移到了他自己公寓的壁橱中,甚至考虑到警方可能对动机的追查而认真扮演尾随花冈靖子的跟踪狂、制造了偷拍照片和恐吓信。所以最终误判石神为杀害富坚的凶手,不能完全怪罪警方的调查失职。

因为,那可是数学天才石神的策略啊。

不能坚信理性主义的人,总会觉得理性主义者冷漠、没有人情味儿,甚至像是机械一样。但只有机械才能准确无误地完成计划,才能成为绝对的数学和逻辑的侍从。感情?无法用科学证伪,所以才会被那些软弱的人当做适用一切的借口和逃避思考的挡箭牌。

然而问题在于,既然是可以准确无误地推演、可以不以操作对象为转移精确重复的数学和逻辑,一旦被理解、被证明,反而是最简单的。虽然有些自我吹捧的嫌疑,但这次的富坚事件,如果没有我的参与,石神的计划可以说是完美的。

据我对石神性格的了解,他绝对不是赌徒或者自大狂。反而正因为石神的绝对理性主义,他才坚信自己的策略可以骗过绝大多数人――所谓的“合情合理”。相对的,他也不会寄希望于没有任何人能解开他的布局。即使有了我或者更高明的人参与案件调查,说实话,我们也找不出可以证明花冈靖子就是凶手的确切证据――历史本身是难以重现的。而且,石神的“献身”行为,即使破解了操作手法,从常识的角度说,我认为也很难让人(包括我自己)理解。

那就是他“献身”的动机。

像石神那样沉迷于数学的优美和逻辑的自洽的人,看到未被攻克的难题、或者仅仅是已被证明但方法欠缺美感的假说,总是习惯于立即着手进行证明而不问出处。经过长期逻辑训练和大量实战的头脑、甚至是接近天才的直觉,可以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分析、处理问题。这点我丝毫不会怀疑。但背后隐藏的动机,也就是提出假说的人当时的“灵光一现”,或者环境、个人背景,往往被这些训练有素的大脑忽略。他们喜欢挑战,喜欢绝对的真理,对提出挑战的人却没有兴趣。或许这就是石神可以用正常人的思维为警方制造“跟踪狂”的烟幕弹(这点已经让人――尤其是了解他的我――惊奇了),却没有料到,最终是花冈靖子本人,亲自打破了他苦心经营的棋局。

他没有把花冈靖子当做一个思维正常、感情健全的“人”来看。

或许根本原因是,他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通常社会意义上理解的正常人。他不理解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除了数学和物理法则之外的那些难以被定义和量化的规则。退一步讲,他对于自己近乎本能地提出了这个外人匪夷所思的“献身”计划的动机,有多少了解呢。诚然,石神从学生时代(甚至更早)与同学的孤立、毕业后因为种种原因没能进入研究所而进入了普通高中教书、自己为之疯狂的数学不能被普通人理解的抑郁,都是他和社会渐行渐远的诱因。也许正是因此,他才会对正常人习以为常的东西格外敏感,自己却无法理解,像是一种本能。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夜晚无眠时,思考这些无法理解的东西。或许他这样做过,但觉得太困难,所以又退回了让自己感到安全的理性世界中。

我无法像石神那样,快速证明即使是专业人士也要被困扰很久的数学假说,也没有他对完美近乎病态的痴迷。但以此为代价,我对这个不完美的社会,对所谓的“感情”,有着比他多一分的了解。

当对食物从不挑剔的石神执意领着我到花冈靖子工作的便当店时,执意要在外等到里边的顾客都走出来后才肯进去。他站在便当店的橱窗外,对着半反射的玻璃整理自己的头发,不由自主地小声叹了口气,说自己的头发变稀薄了。我一直把石神外貌的早衰归因于他的不拘小节和生活的失意,但看到突然开始注意外表的石神,还有他在买便当时对着花冈靖子的眼神,我知道,他是爱上了花冈靖子了。大概到最后他自己都不知道吧。这也不奇怪,在他的世界里,怎么会有“爱”这种极度非理性的东西呢?

按照我的猜测,或许是住在隔壁的花冈靖子偶尔礼节性地分给石神一些多做的饭菜,或许是因为随手的便利邀请过石神到自己家吃饭,或许只是简单的因为他觉得花冈靖子做的饭菜很温暖可口,或许只是因为他觉得曾经做过陪酒小姐的花冈靖子的笑容很温柔……正是基于这种无法确定又暧昧不清的理由,我才不愿意在分析这种问题上花费时间。

就此我能给出的结论是,石神觉得花冈靖子和她的女儿生活得很幸福,他想维护这种幸福。就像一场舞台剧的狂热粉丝,为了让舞台剧持续下去,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包括自己――毕竟作为观众的自己对于舞台剧是最没有存在价值的了。

在这种意义上,绝对的理性主义者石神,居然完全屈服于自己不能理解的本能了。

就我个人来说,石神的行为更容易理解,但花冈靖子的自首有很多疑惑之处。显然石神直到最后都没有让花冈靖子理解甚至知道他的策略――不然他的这种“献身”可能很早就被制止了。是因为所谓的爱导致的保护感吗?例如不想让当事人获悉进一步犯罪的行为、从而将其排除在导致的罪名之外。或者仅仅是因为石神意识到花冈靖子的智商和自己相差太远而无法沟通、所以只是把她当做了一只提线木偶操纵?虽然有点污蔑石神的动机,但外在的事实看起来就是这样。我不这么认为。石神的思维,一旦理解后,其实异常简单。我想当他冷静地设计、执行他的“献身”计划――就像沉浸于证明数学假设――时,早已经忘记了假设的始作俑者花冈靖子,以及我所推测的他想要保护花冈靖子母女正常生活的动机。这是他自己和自己博弈的舞台,花冈靖子甚至警方在这个过程中都没被他放在眼里,那个无辜被害的流浪汉也只是随手可弃的棋子。如果不能做到如此程度的集中精神,天才石神是不可能存在的。

花冈靖子最终还是知道了石神藏在幕后的“献身”计划。她决定自首。花冈靖子所供认的未必完全是事实,因为就像之前的分析,她很可能在保护自己的女儿。这点容易理解,但她为石神开脱的动机却疑点重重。客观上来说,只要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替罪羊石神很快就会被行刑,不用担心翻供――而且石神确实杀了人;等待她自己的是平淡的生活,或许和正在追求她的企业家工藤还可以重新组成幸福的家庭,唯一的心理负担随着时间也会逐渐淡忘;对希望快速结案的警方也有利――当然我不是在暗示警方不注重真相和正义。从效率上评价,她的自首只是多出了一个需要服刑的人,而且让石神的“献身”甚至是那个无辜的流浪汉的被害化为泡影。不过,依照花冈靖子的智商,可能不会想到这么多。花冈靖子是否像石神爱她那样爱着石神?我表示怀疑。石神不管从相貌还是经济条件社会地位上都不可能吸引到曾经从事过陪酒小姐、见过世面的花冈靖子,而且据我了解,除了石神严格地每天都去那家便当店外,两人也没有更多的交际。那么,她的自首是基于何种感情呢?感激?愧疚?自我解脱?对于或许她自己都难以表述的东西,我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为好。

抛弃良心和道德的约束,作为完全是局外人的我,得知花冈靖子自首的消息时,我感到遗憾。我在参与调查的过程中,享受到了和等级相同甚至更高明的对手博弈的乐趣,这也是对调查没有义务的我为此付出时间和精力的唯一原因。我并没有因为揭开石神的秘密而高兴,因为本身这就是一道烂题,是没有意义的假设。我对石神放弃了他的才能表示惋惜,当听说他曾经有自杀的念头时更是不能理解。

石神最后的那声呐喊,就像是对自己留下来的最后的也是“最满意”的挑战、将要作为自己绝对理性的安魂曲的遗作,被一个无知的小孩从旁边把墨水瓶打翻从而字迹模糊难辨而发出的一样。他那时记起了自己想要保护花冈靖子母女幸福生活的初衷了吗?他那时能够理解自己对于花冈靖子的感情了吗?我不得而知。

有一点是确定的:当代表着绝对理性的数学和逻辑掺杂进非理性的人的欲望、甚至被鲜血玷污时,即使是打着“献身”的幌子,那个人也早已失去了侍奉的资格。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