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岁月留痕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理性

2017-1-6 22:50:28 阅读41 评论1 62017/01 Jan6

我一直自诩是个理性主义至上的人,不相信灵魂幽灵之类的超自然事物。可是当花冈靖子戴着手铐被警务人员陪同着,出现在即将步上刑场又被拉回来的石神面前的那一刻,我不得不说,石神发出的呐喊,就像是呕出了他的灵魂。

犯罪经过一旦被解开,从前往后看,就显得异常简单和直截了当。如同证明数学假说一样。曾在高级酒店做过陪酒小姐的花冈靖子为了摆脱过去的自己而金盆洗手,和唯一的女儿搬到了石神租住的便宜公寓隔壁,自己则在附近一家不起眼的便当店找了一份临时工作。前夫富坚好赌酗酒,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两人的新住址,依旧纠缠着母女两人。案件发生在那天夜晚,富坚骗开门后,强行闯进了母女两人的公寓,很可能说出了威胁到还在上中学的女儿之类的话,终于致使花冈靖子走上绝路,冲动下用重物从背后击打富坚的头部使其跌倒。从后来的审讯记录看,花冈靖子竭力供认是自己用暖炉的电线勒死了富坚,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有理由怀疑,真正致使富坚死亡的凶手,很可能是她的女儿,因为需要两个人合力才能完成。住在隔壁的石神被其间发出的响声惊动,加上他长期“关注”母女两人的生活、多少对于富坚的存在有所了解,很快猜出了事件的经过。之后就如大家所知,石神主动成了花冈靖子的代理人,将尸体弃置于野外,企图为花冈靖子摆脱罪名。但比我还要相信理性主义的石神,自然不会简单地依靠运气、等待警方逐渐对无头案件丧失兴趣。他更加积极。石神计划缜密地杀害了即使消失也没人注意的流浪汉,然后销毁受害者的面部和指纹,还故意把尸体放置在比较容易被发现的棒球场边,这样就可以让警方得出滞后的犯罪时间,以便指示花冈靖子准备完美无缺的不在场证明。让人震惊的是,石神一开始就做好了

作者  | 2017-1-6 22:50:28 | 阅读(4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沉迷

2016-11-13 12:05:51 阅读26 评论0 132016/11 Nov13

筱燕秋还是坐在那把椅子上,画了嫦娥的脸,眼睛却一动不动,盯着排练的春来。

剧团用来排练的大教室眼看着空了下来。传统名戏《奔月》得以再次上演,全团上上下下的人高兴用功不假,可像筱燕秋这么狠的还真没有。筱燕秋算是剧团里演《奔月》的第二代嫦娥。可这嫦娥真算是带着一身广寒宫的凉气,剧团里演嫦娥的青衣,要么是生不逢时戏还没上台就被撤了下来,要么就是骄傲乖张人缘不好。筱燕秋多少算是后者,不然也不会因为一气之下拿开水泼自己老师的脸,被罚下舞台,弄得自己荒废了大好青春。可惜了乔团长因为她“黄连投了苦胆胎,天生的青衣料”破格提拔的一片苦心。

大教室里还在练着的春来是筱燕秋亲自挑选出来的接班人。小姑娘最开始在戏校学的是花旦,硬生生被隔壁班的筱燕秋老师拽进了青衣的队伍。春来人长得水灵,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真要是唱了花旦,将来转行作主持做歌手肯定前途无量。偏偏她被筱燕秋看上了,隔三差五给她做工作,动不动就用什么天赋艺术之类的词唬春来。春来到底是年轻,没见过世面,听筱燕秋最后把话说到“你不让我当你老师,那你当我老师总可以了吧”的份儿上,也就半推半就入了青衣行。可春来脸一画、戏服一穿、水袖一挥、嗓子一吊,活脱脱就是年轻时候的筱燕秋。外人也不得不服。

嫦娥分A、B档,要两个青衣轮流着演。筱燕秋资历老、这么多年嗓子功夫也没荒废,本来是妥妥的A档。只是岁月不饶人,到底是四十的人了,最近身体又不太好,练的时候破了几次音,就主动提出让春来当A档,自己甘当副手。乔团长刚听到这话时差点把还没咽下去的一口茶喷了出来。这筱燕秋是年纪大了转了性了?知道顾大局、提携后辈了?早知如

作者  | 2016-11-13 12:05:51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救赎

2016-11-7 21:58:57 阅读9 评论0 72016/11 Nov7

冰冷的墙是我唯一的依靠。我挣扎着沿阴森的医院走廊往外走,在我身体内搅动过的钳子被随手放进托盘时发出的清脆的金属碰撞还在我的耳边回响,可是很快就被低沉的轰鸣声取代了。我抬头环顾,周围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庞,急速移动、彼此交织,不带任何表情。羞耻和恐惧让我想要从这个地方尽快逃离,头上渗出的汗珠却在提醒我,我做不到。我还是找了张靠近墙角的椅子坐下来,疼痛让我不自觉捂住了肚子,使劲儿往里压,好像能弥补里面的空虚;头也在尽力下沉,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蜷成一团。紧闭双眼,我在想象胎儿的姿势,想要周围的空气变得致密些、浑浊些,把我包裹起来,越紧越好。

“你信主吗?”一个声音仿佛从天边飘来,若有若无。

真好笑。为什么这时候会想起这些?当我占据着整个世界的目光、挥霍无度时,没有这样弱小、温柔的声音――或许它曾经存在过,只是被外界的喧嚣淹没了。主、耶稣、上帝、救世主……你们要是存在,会救救我吗?会抛弃我吗?偏偏是这个时候,让我听到了它。是在嘲讽我吗?是在讥笑我自作自受吗?不要这样,我已经够惨了。不要这样,我会忍不住的。我讨厌这样的我,讨厌让别人看到这样的我。我竭力压抑着喉咙剧烈的蠕动,我绝不能在这里哭出来。

“你信主吗?”停了一会儿,那个声音又响起来,稍微坚定了一点。我这才意识到是来自外部的声音。我惊恐地抬起头,迅速换上了一张这里随处可见的冷漠的面孔。真神奇,你救了我,身边的陌生人。

我从包里取出纸巾、擤了鼻涕,随口说了声:“对不起,我感冒了。”这才注意到原来身边不知何时坐过来一男一女,大概是这家医院旁边大学里的学生

作者  | 2016-11-7 21:58:57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蜘蛛丝

2016-7-4 5:12:22 阅读11 评论0 42016/07 July4

邻居家七岁的小男孩一个人蹲在操场的角落里,专心地拿手指在地上比画着什么。我以为他在一遍遍写着暗恋的女生的名字,走近看才发现,原来他在一只只压死地上成队爬行的蚂蚁,旁若无人。看到他嘴角不经意浮现的笑容,我感到可怕极了。

人是弱小的,因为人具有感情。也可能正因为具有感情,人类才能比其他生物更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弱小。因为弱小,所以会有不安、恐惧,进而产生憎恨和爱情。

承认自己的弱小,对于一个健全的人来说,是多么可爱的事啊。反之,否认自己弱小的人,却让人觉得可怕。

古代印度有个传说。佛祖在天上美丽的瑶池边散步,闲来无事,于是拨开层云,看看下界的芸芸众生是否安居乐业。不想用过了力,一下子把人界隔了过去,直看到了地狱的底层。不知道佛祖是否经常这样低头看看自己脚下的人或鬼,但我猜答案是否定的:毕竟佛祖慈悲为怀,如果总是看到人们像在地狱一般悲惨地挣扎,一定会泪如泉涌,给人间带来更多的苦难。但这次姑且算是好奇,佛祖终于向下看了一眼,于是一个“幸运儿”激起了佛祖的同情。佛祖法力无边,大概一眼就能看出人们的前世今生。这个“幸运儿”生前在河边走路,不经意间看到一只蜘蛛在河边挣扎。它拼命舞动着八只长腿,没有脖子的头部也连同身体在像痉挛般扭动,但终究不能离开水洼半步,离力竭身亡只剩半步之遥。于是“幸运儿”动了恻隐之心,伸出手指从水中把蜘蛛挑了出来,轻轻放在岸边的芦苇叶上。我猜如果蜘蛛能变形的话,一定会化作一个美丽的女子来报答他。可毕竟现实不是童话,“幸运儿”度过了普普通通的一生,稀里糊涂地到了地狱,受尽煎熬。如果他尚且保留有生前的记忆,一定会为自己的遭遇鸣不平吧;

作者  | 2016-7-4 5:12:22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英雄

2016-5-20 4:37:11 阅读31 评论0 202016/05 May20

哇呀呀……俺乃堂堂楚霸王项羽,如今却被无赖刘邦逼至乌江,眼看要做得个短命英雄!

想俺幼时立有宏志,志在恢复大楚、作万人敌。年少观始皇帝封禅出行,不由脱口而出:“彼可取而代之!”岂料此句竟成终生大害。

俺少时任侠、好交游。常有不得志者过于此地,俺必酒菜招待、倾囊相赠,求得域外故事、风流文章。未几,俺与发小乡党服役,众推俺为首,欣然应之。遂率子弟于乌江边耕种守城,不亦快哉。

不久天下大乱,流民四起。乡中老者皆叹世风日下、民心不古。然吾辈多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俺趁平城招兵之机,孤身离乡,从此混迹于行伍。

同辈范增,以机巧奇谋闻名。俺甚不以为然:大丈夫当有万夫不敌之勇、行光明磊落之事,岂可蝇营狗苟、暗地伤人。然增慕俺气概,遂成良友。

义帝熊心,平城统率之将也。志大,亦有识人之才。吾军力小,未尝遇大战。然每战俺必出死力,终受信于将,得统领之势。义帝更赐俺乌骓骏马。此马深通人性,每逢战阵必与俺共同进退、毫无惧色,被俺引为知己。吾军步步为营,渐成割据之力。

刘邦者,义帝旧之亲随也。性顽劣,好赌,不拘一格。俺甚不喜。奈何与俺同为左右,不得已同听命于帐下。其乡党萧何,寡言少语,类忠厚长者。萧何招乞儿韩信入伍,甚加优待,韩信感激涕零,愿效犬马之劳。三人结为党羽,暗织势力。终成俺心腹大患。

秦朝无力,使各地豪强分起,拥兵自重,相互征伐。义帝举义旗,号令天下,共为灭暴秦。有识之士响而应之,约与吾军分兵攻关中。刘邦狡诈,设计获令长驱直入,一路阻拦甚少;俺率部架桥劈石,与北路迂回作战,破釜沉舟,终破秦之主力。

作者  | 2016-5-20 4:37:11 | 阅读(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